沈阳女孩为爷爷拍了最后七年的照片-新闻讨论-沈阳门户网


沈阳女孩为爷爷拍了最后七年的照片
查看: 127|回复: 0
今日帖子: 4 |帖子总数: 479|版块排名: 1 
  • 分享
  • 收藏
  • 发帖

       特别提示

  沈阳女孩自幼与爷爷生活在一起,在爷爷的培养教育下,她成为一名舞蹈演员,又成为一名公务员。为了留住爷爷的记忆,她自学摄影,为爷爷拍了最后七年的生活照片。近日展出,深深地打动了人们。

  石勐尧今年29岁,原为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文工团的舞蹈演员,2017年转业到地方机关工作。

  她没有想到,自从在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官方微信平台发布了200多幅爷爷的照片之后,她的作品获得了辽宁省青年摄影十佳评选活动的获奖作品,她本人成为网红。她的文字介绍更是感人至深——“我的爷爷石连启已于今年的元月初九离开了我们,享年83岁。他走的那天,天空忽然变得好美,我知道,那一定是他怕我伤心,为了安慰我,才会让我看见那么动人的景色……”

  她在爷爷奶奶的臂弯里长大

  石勐尧家住抚顺。1992年,4岁的时候父母离婚,她被判给了妈妈。看着妈妈抱着她一步步离开家里,爷爷奶奶泣不成声。过了一些天,两位老人实在是想得受不了,跑到幼儿园把小勐尧偷偷抱了回来,从此再不撒手。妈妈知道后,叹了口气,默认了让爷爷奶奶带着她。

  爷爷石连启,是中学的校长,有学识,又有爱心,拿这个孙女当心肝。冬天的时候,家里供暖不好。爷爷每天晚上临睡前,都要给小勐尧灌好热水瓶放进被窝里,然后,再递上一个黄元帅苹果,奶奶这才轻轻地拍她入睡。

  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一样,尽量弥补父母离异给她幼小心灵带来的缺憾。

  上学前班以后,石勐尧总喜欢低头走路。爷爷发现了,就对她说:“孙女,你不要低头,你是最棒的,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最疼的就是你,你抬起头来。”为了改掉她的这个小毛病,爷爷一直拉着她的手,不时地低头纠正她。同时,让她一个街道一个路口地记住路线,以免自己走的时候迷路。上了一年级,石勐尧自己上下学,但这时她已经可以挺胸抬头大胆地往前走了。

  周六周日,爷爷常去姑奶奶家打麻将。每次去,石勐尧都要跟着。可是,只要路过公园,石勐尧都要玩疯狂米老鼠的游戏,直到玩够才能走。不管姑奶奶那边电话怎么催,爷爷依然悠闲地陪她玩儿,直到她玩够。到了姑奶奶家,爷爷要先把她安排好,这才会放心地坐下来打麻将。

  为了培养她吃苦耐劳的精神,爷爷多次带她到老家铁岭的农村。爷爷领着她上山挖野菜,下河里摸鱼。有一天,爷爷对她说:“勐尧,爷爷年轻时上大学,家里贫困,我就是从这里一直走到抚顺。”石勐尧问道:“爷爷,你不累吗?”爷爷说:“人,就是要累一些才好。”石勐尧点点头。

  8岁的时候,石勐尧参加了学校里的舞蹈班。舞蹈班的费用较高,每月要交40元的学费,一套练功服,也要40元。石勐尧回家没有跟爷爷奶奶说,每天带着游泳衣去练功。奶奶知道了,就去舞蹈班帮人家做手工活,慢慢地,学校里不收她的学费了。这样,石勐尧也就有了自己的练功服。她穿上练功服那一刻,看到了奶奶因为做针线活儿而红肿起来的手指,她的眼圈儿也红了。爷爷轻轻搂住她说:“宝贝儿,不要紧的,为了你,我们怎么着都行啊。”

  石勐尧练功练过劲了,拉伤了韧带。有一天,爷爷看到她扶在门框上起不来。爷爷看见,抱起她,哭了,说:“宝贝儿,咱不练了,咱不练了。”石勐尧大声地说:“爷爷,您不是讲过人要累一些才好嘛?”爷爷听了,一时无语。

  爷爷的优良品质深深地影响着她,七十多岁的时候,每到公交车上,爷爷还要给别人让座。小区的保安摔断了腿,爷爷听说了,买了大骨头炖好,然后给人家送去。不料人家却问:“这是给我做的吗?不是你们吃剩的吧?”石勐尧很生气,爷爷却笑呵呵地说:“我就是给你炖的。”

  石勐尧领会爷爷的境界,一点点地向自己的舞蹈梦走过去。这一年,奶奶去世了,爷爷与石勐尧相依为命。

  考上歌舞团,远离了爷爷

  2000年冬天,奶奶去世了。爷爷不去爸爸家,也不去姑姑家,他坚持一个人带着石勐尧生活。

  2001年春天的一天,家里来了位客人,是爷爷好友的女儿,她在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文工团工作。她看了看正在练功的石勐尧,对爷爷说:“我们团正在招生,这孩子的功夫可以,我建议你们报考,八年才招一次呀,全国范围的。”

  这样,爷爷就为石勐尧报了名。并且,从那一天始,陪着她练功。多少次摔倒,多少次爬起来。爷爷看了心疼,不时地擦眼泪。石勐尧说:“爷爷,你当初从铁岭到抚顺徒步上大学,不是比这苦多了吗?”爷爷说:“爷爷不知心疼自己,我只知心疼你!”石勐尧说:“爷爷,我只有这样才能考上!”

  三个月后,12岁的石勐尧如愿考上。爷爷高兴极了,他亲自下厨房炒菜,知道孙女不爱吃肉,可是看她瘦瘦的样子,还是偷偷炒了几片肉放里面,薄薄的小小的。爷爷不大喝酒,那天破例给自己斟满了一小杯,说:“我们老石家没出过搞文艺的,你呀,像你的妈妈,你妈京戏唱得好。要感谢你妈妈,为我们石家培养了一位舞蹈演员。”妈妈在一旁听了,眼含泪花,说:“哪里,都是你老人家风里雨里接送她……”

  第一天报到,上了军车就走了,来不及与爷爷告别。27天集训中,只给家里打过两次电话。她在电话中说:“爷爷,我好想你……”爷爷说:“宝贝儿,你好好练功,我好着呢……”可是,说着说着,爷爷却说不下去了。

  集训结束后,爸爸到沈阳把石勐尧接回家来,爷爷搂住她,流了好一会儿的眼泪。

  爷爷想她,可是部队有纪律,不能经常回家。爷爷就经常给孙女写信。

  2002年10月16日,石勐尧接到一封爷爷的来信。爷爷在信中写道:“勐尧,周日接到你的电话,听到你声音,仿佛就在爷爷身边。电话中,你虽然话不多,但可以感受到对我的关心,也表现了自己进取的信念。我十分高兴,此后,我及时转告了你的爸爸妈妈,他们也放心了。勐尧,爷爷希望你牢记自立、自强,更要自信。自立,就是日常生活中要养成独立生活的能力,自强就是要在文化课和专业课学习上要主动,要奋发图强,力争向上。在自立自强中找到自信,自信就能胜利。学习必须付出,付出得越多,收获也就越多。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。但必须注意方法,掌握规律,保护身体,劳逸结合。月末的周六和或周日,爷爷去看你。该办的事一定办,保你满意……”石勐尧捧着那封信,心中默默念道:“我的好爷爷,快来吧,我想您了。”

  2009年冬天,石勐尧学习毕业,成为正式演员,第一个月的工资加上补发的工资,有一万多块。她给爷爷买一件羽绒服。忽然她想起,爷爷没有坐过飞机,她又拿出6000元钱来,让爷爷去海南旅游。爷爷高兴极了,逢人就讲:“我得着孙女的济了。”

  2010年夏天的一日,石勐尧从外地演出回来,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家,她发现爷爷变化很大,明显地衰老,记忆力衰退,同一个问题要问上好几遍,孤独感好像也特别强烈。印象里那么高大的一个人,忽然间缩成一个小团。当时她在外屋看电视,门只是稍微开了一个小缝,她看着爷爷的时候就觉得他特别小,很无助地坐在那里,像个小孩一样。

  爷爷明明舍不得她,可是,却一再地催促她,“快回去吧,部队有纪律的,不能迟到。”那个时候,部队演出任务特别多,石勐尧每周只能回家一次,一次只能待上四个小时,然后,要赶紧乘车回沈阳。

  那天,石勐尧走到门口的时候,回头看见爷爷坐在床上,阳光洒在他身上,整个人是发光的,她觉得爷爷非常非常美。她真地特别想留下来,但是又不得不走。想了想,她说:“爷爷,我们来拍张照片吧。”爷爷说:“好哇!”于是,她拿出相机就拍了一张。

  回到部队,她把那张照片冲洗出来放在电脑屏幕上时,她哭了很久。就是那天,石勐尧萌生了要给爷爷拍晚年照片的想法,因为她发现,现在回忆奶奶,形象上已经开始模糊,奶奶留下的照片很少,这让她特别后悔。她要多多给爷爷拍照片,妈妈摄影水平较高,她正好可以向妈妈学习。果然,她的想法得到了妈妈的支持。

  拍摄照片,留住爷爷最后的时光

  从那以后,每次回沈阳,石勐尧都要带一部相机、一副三脚架。这样,照相就成了他们爷孙俩的重要活动,老家的房子和附近的院子,都是简单的取景地。

  别的女孩子把工资都花在买化妆品上,石勐尧的大部分钱都用在买胶卷洗照片上面。她没有专门学习过摄影,所有的照片只是凭着感觉去拍,照片对于她来说就是日记。她想揉碎时间,把一切记忆用照片拼接回去。

  爷爷特别高兴给孙女当模特,每次外出拍照,他都像孩子似地跳着脚走路。教师出身的爷爷向来注重仪表,他身穿白衬衫、小马甲,神气十足。

  有一天周末,石勐尧又回到了家。她对爷爷说:“爷爷,我的战友都说你的照片很帅。”爷爷一听,特兴奋,说:“是吗,那我这回穿风衣。拍黑白的照片穿颜色深一点会好看。”石勐尧这时才发现,爷爷已经离不开拍照了。每次拍照冲洗出来之后,两人都要探讨,找出成功的地方,也找出不足的地方。有时候,爷爷还会在拍照前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。石勐尧听了,觉得特别有创作空间,就在拍摄时欣然采纳。

  夏天的一日,石勐尧买了两件“超人”背心,她说:“爷爷那我们两个穿一样的衣服去拍照吧。”爷爷说:“好哇。”这时正好来了两个邻居,跟他打招呼说:“老石头儿,跟你孙女照相呢?”他说:“哎,是啊。”石勐尧正好在调焦距,她说爷爷你别动,说罢,赶紧跑过去。她看爷爷那样特别可爱的肢体语言,当时配一个踢腿的动作,特别俏皮。这张照片也是爷爷最喜欢的一张。

  爷爷是一个特别不喜欢麻烦别人的老人,不给孩子们添负担。但他自己一个人洗澡,地面又很滑,石勐尧不放心,有时会悄悄地看一看。有一次,她看到爷爷很瘦弱地坐在那里,手够不到后背,她很心疼,就走进去给他搓背。这样,就又拍了一张。

  2011年冬天,爷爷下楼的时候,不小心摔了一跤,躺在床上不愿动,也不愿吃东西。石勐尧特别不放心,她在营房里悄悄煲了一锅汤,有排骨、莲藕、花生米,熬好之后,装在保温杯里,乘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回到抚顺,他一口一口地喂爷爷。爷爷喝得很香,他说:“难为你了宝贝,你一会还要赶回部队,太累啦。”石勐尧说:“爷爷,我小时您就是这样对我的呀,您给我讲过乌鸦反哺的故事,您还记得吗?”爷爷含泪点点头。

  7年多的时间里,她和爷爷一起拍了300多张照片,主要都是爷爷的日常。那些能触动到她的一些瞬间,她都会按下快门。石勐尧的照片里,常常能看见洗脚、剪指甲、洗澡搓背等生活场景。照片有孙女在小心翼翼地给爷爷揪胡子,有祖孙俩一起叼着花闭着眼表情享受,有利用老照片、镜子等营造出时空穿梭的奇妙场景……

  终于,石勐尧拍到了最后一张。2017年正月初四,石勐尧回家时,她看到爷爷正在睡午觉。那时候也是家里的阳光特别好,照在他的身上。她也像小时候一样躺到他身旁。爷爷轻轻地拉着她的手,看着远方。那次特别神奇,她一边拍,一边流眼泪,可能是一种预感吧,拍完那张照片之后,爷爷就住院了,就再也没回家。这是他们最后一张合影,也是爷爷今生最后的一张照片。

  爷爷患有严重的心衰,正月初四的晚上失禁,他还说:“没事,我明天早上就能好。”爸爸没有听他的话,直接送到了医院。初八的晚上,石勐尧走进重症监护室里。爷爷戴呼吸器不能说话,他一直不睡,看着孙女,他那个眼神里面充满着不放心,就像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她说。终于,爷爷打了手势,并伴有表情,石勐尧读出了那意思:“你好好的,爷爷可能不行啦。”她轻声对爷爷说,“爷爷,您放心吧!”她说完这句话,爷爷哭了,她也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2017年正月初九,爷爷已经离开人世。爷爷走了之后,石勐尧就觉得整个人都空了。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,她发现她多年来给爷爷的红包,一个也没有动过。爷爷不会用摇控器,有一次,她给爷爷抄了一个电视节目单,并在上面画了图标,当时着急回部队,她是随便找了张纸,并在上面写道“爷爷健康快乐。孙女勐尧”可是,爷爷却精心地把这个节目单做了塑封珍藏起来。

  爷爷走后的第49天,石勐尧梦见了爷爷。样子很年轻,在家里喝酒,天边上一片红云飘过。

  在整理那些作品时,沈阳市摄影家协会的老师们都认为作品很有感染力,建议她展出,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生动的故事。于是,石勐尧精选了其中的200幅参加辽宁省青年摄影十佳评选活动。于是,作品走红网上,引起了人们的情感共鸣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高级模式
Color Image Smilie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