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叔叔20年资助60余名贫困孩子-百姓呼声-沈阳门户网


岳叔叔20年资助60余名贫困孩子
查看: 709|回复: 0
今日帖子: 3 |帖子总数: 521|版块排名: 7 
  • 分享
  • 收藏
  • 发帖

       一件事坚持20年不易,如果是资助贫困孩子20年,更不易,岳勇就在快乐地做着这样一件事,20年来他先后资助60余名孩子,与受资助的孩子通了几百封信,而这位鲜少谋面的“岳叔叔”也成了不少孩子重要成长阶段里的精神支柱。

  岳勇资助的孩子中有一位考上了研究生,与他从友情变成了亲情,岳勇总是亲切地叫她“小燕子”。采访中,小燕子说到,以前每年都会给岳叔叔打电话或是发短信拜年,今年我想在这里给他拜个年,“岳叔叔,过年好,谢谢你,愿你未来平安、快乐!”

  资助20年收获了快乐

  1998年岳勇参加工作,从那一年起,他开始选择资助贫困学生,学杂费及生活上不时地照顾,其中有他家乡黑龙江的孩子,也有辽宁困难家庭的孩子。岳勇通过全国妇联、沈阳妇联寻找这些有着求学渴望却并不富裕的家庭,帮助孩子们圆一个求学梦。

  今年2月初沈阳市妇联2018年“大手牵小手·爱心1+1”扶贫助学活动中,向100名贫困儿童赠送了价值近5万元学习用品,并通过社会招募为每名受助儿童找到了“爱心妈妈”,“爱心妈妈”中就有岳勇这样特别的人物。

  岳勇出生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城镇,当时看到周围有一些同学家庭贫困,午饭经常是大米饭配大酱,很少有菜,这样的场景到现在还印在岳勇脑海里。为此工作之后,偶然机会了解到可以通过邮寄学杂费资助一些孩子时,岳勇当即就决定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。当时月工资仅千元左右的他,第一次资助就拿出了1800元。20年的经历如今回头看,岳勇总结,“孩子们对我是感谢,但20年下来,我更觉得是自己收获了满足和快乐。”

  书信打开孩子们心扉

  岳勇经常与受资助的孩子通信,一方面是想确定资助的学杂费收到没有,另一方面也愿意与孩子交流对生活的一些看法。岳勇在资助中发现,贫困家庭多是父母离异、父母有残疾丧失劳动力、家里孩子多等情况,这些家庭的孩子很多是内向、自闭、自卑、害怕接触外人,为了能让孩子打开心扉,岳勇主动地去写一封封信。

  岳勇经常会翻看与孩子们的通信。记者随手打开一封来自丹丹的信件,当时还在读中学的丹丹在信里说到:“叔叔,你知道吗?他们都说我变了,比以前爱说爱笑了。老师让我主持下学期的班会,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,我很感激老师,我以前最怕在众人面前说话。放假的时候很少走出大门,缺少与外人的沟通,这是因为我有一种自卑的心理。现在的我变了,叔叔,谢谢你!”岳勇介绍,丹丹家庭条件困难,父母关系不好,她还是家里的老大,家里曾打算让她上完小学就辍学在家,正是在她上初中那一年,岳勇联系上了她,邮寄了几百元的学杂费,丹丹重新回到了学校。

  了解到丹丹的家庭状况后,岳勇就经常跟她通信,鼓励她、关心她,直到她完成高中学业。“前两年丹丹结婚了,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她现在很幸福,有一次还来沈阳看过我。”说起自己资助的孩子,岳勇难掩兴奋,能一一说出他们的名字,现在怎么样。“他们就像是我培养的一棵棵小树苗,只要他们需要,我就都在。”

  “岳叔叔就是我的精神支柱”

  在岳勇资助的60余个孩子中,小燕子与岳勇的联系较为密切,彼此关系如同亲人一般。小燕子的家在辽阳农村,父母离异,她跟着残疾的母亲相依为命,岳勇资助她的那一年,她正要上初一。本打算辍学,由于成绩好,小燕子被学校挽留并受到岳勇的资助,让她没想到的是,刚开学第一周,她就收到来自岳勇的一封信。“现在我都记得,岳叔叔信中对我的问候,让我觉得特别温暖,从那时候起,他就是我学习的动力和精神支柱。”小燕子回忆。

  从初一到高三,小燕子和岳勇之间短则一个月通一次信,长则两三个月,学习中遇到什么困难和烦心事,都会说给岳勇听。在她的心里,岳勇既是叔叔,更是朋友。小燕子回忆,“那时的我,特别的无助和无力,岳叔叔在信中经常鼓励我,是他让我放下负担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的。我还记得有一次初二数学竞赛时,我信心满满地以为老师会选我参加,没想到最后却落选了,一度让我特别失望。岳叔叔就在信里鼓励我,‘生活中这样的事情会经常发生,眼下你应该努力学习,把自己变得更优秀,下次再有机会老师会第一个想到你’。他的话确实起作用了,我如愿参加了第二年的数学竞赛。”

  其实,从初一通信到小燕子考上沈阳师范大学这六年间,小燕子与岳勇并未见过面,更多的是书信往来和偶尔的电话,但他们之间建立起了亲人般的感情。“第一次见岳叔叔是我来沈阳上大学的时候,虽然初次见面,却一点陌生感都没有。我真的是特别感谢他,是他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他还告诉我,人这一辈子除了自己过得好,还要想想怎么能让人生更有意义。当年15岁的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就记在了心里。”现在,小燕子研究生毕业了,在瓦房店初中做一名班主任。选择教师的职业与岳勇的帮助有一定的关系,小燕子也希望自己未来能帮助到更多的孩子。

  对话

 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爱心 或许就需要一个契机

  记者:一般都如何选择受资助的孩子?

  岳勇:我多数时候通过妇联、社区等组织寻找这样的孩子,会从初一开始资助,这个年龄农村辍学的孩子比较多。还有就是尽量会选择在家里排行老大的女孩,因为家庭贫困,年长的女孩经常会被要求辍学把机会留给弟弟。

  记者:给孩子写信都会说些什么呢?

  岳勇:我出生在小城镇,家里条件还不算艰苦。为了在写信中鼓励孩子,我也会尽量把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夸大一些,得到他们的认同,走进孩子们的世界。我觉得有时候钱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,还是要让孩子对学习和生活有信心。最初写信多是一些问候和关心的客套话,但是渐渐就会发现,孩子有很多话对我说,我收到信都会很开心,我想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样的,这是一种相互的依赖。

  记者:通信的孩子还都有联系吗?

  岳勇:以前没有电话和网络,信件是和他们沟通的主要方式,但这些年,我曾经资助过的那些孩子长大了,工作、成家了,沟通的就少了。现在联系最多的就是“小燕子”,我把她当成家人一样,现在聊天的内容也就是问她工作怎么样,谈恋爱没有,该成家了等等。其他的孩子联系并不多,我并不会主动去打扰他们的生活,但如果孩子们有需要,回头就会发现岳叔叔一直都在。

  记者:以前的信件现在还会翻看吗?

  岳勇:我车里就有一部分信,有时候想他们了也会看一看,他们有人在信里会说“好久没有写信了,最近考试成绩不好,感到愧疚,不敢告诉岳叔叔”。也有人会说“岳叔叔,有些心里话我只能对你说”等等,虽然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学习和生活中的小事,但在他们青春期的心里,那都是“天大”的事情。现在看起来,得到了这么多孩子的信任心里也会很温暖。那时候,一个信封加上一张邮票要一块钱,几乎就是他们一顿饭钱了。我回信时经常会带上几张邮票,告诉他们是单位发的,想为他们减轻一些负担。

  记者:家人和朋友支持你的资助行为吗?

  岳勇:我妻子和儿子都很支持,周围的朋友也被我带动了不少,前几年我们最多30多个人一起到农村去摸查情况,选择资助的孩子。开车回程的时候到饭店吃饭,大家还都说少点两个菜,把更多的钱留下捐给孩子们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爱心,或许就是需要一个契机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高级模式
Color Image Smilie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