桥-我找记者-沈阳门户网


查看: 330|回复: 0
今日帖子: 2 |帖子总数: 13|版块排名: 18 
  • 分享
  • 收藏
  • 发帖
泪人怎笑 注册会员
发表于 2015-12-19 11:26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南马一共有三座桥。   

  南马最古老的一座大桥,据说是在清末建造的,要不就是民国啄辏裎梗菜埔丫幸涣桨倌甑睦贰?   

  这一座桥,在我的孩提,在我的青少年时期,是南马唯一能够通汽车的桥。从杭州去往温州,必经南马大桥。   

  这座古老的大桥,毫无疑问,几乎全是石头建筑。桥面、桥身、桥墩、桥洞、桥洞上面的石拱……   

  路面则是沙石。   

  桥面狭窄,一次只能通过一辆汽车。桥的护栏部分,隔一段就有一个“凹”进去的安全岛。人在桥上走的时候,倘若从你的身前或者身后,突然来了一辆汽车,怎么办?人就可以往安全岛里面撤离。   

  要是有两辆车,一南一北,同时上桥怎么办?只能“礼让,”谁的车先开上桥面,让谁先行。另一辆慢了半啪的车子只能先开倒车。好在那个时候,车子并不多。一天到晚,来来去去好像也没有几辆车。   

  在这一座最古老的桥面上通行,可真危险啊!陡峭的斜坡,急转弯,峭壁……几乎全都有。陡峭的斜坡是在泉府一头。而在大桥的南马一侧,不但有斜坡,而且L还有一个急转弯,因为南马一侧的桥头堡附近,就是一处“峭壁,”峭壁的下面则是一个名叫“三角店”的小店。汽车从泉府一侧大桥一边,往北往东阳方向开,必须小心翼翼,车辆缓行。要不然,就会有从“峭壁”上一头栽下去的危险。如果真的有一辆汽车从大桥的桥头堡附近冲下,首当其冲的就是桥下的那家三角店。然而,自从大桥运行这么多年以来,居然一次车祸也不曾在这里发生。   

  奇迹!   

  由此可见,最危险的地方,有时候也许就是最安全的。你可千万别小觑了这样的一座古老的桥。当时,在我们东阳境内,像湖溪,同样是一个区委区政府所在地,但是,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凭我的记忆所及,好像连一座像模像样的能够通汽车的大桥都没有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有一回,我所在的南山小学,组织学生去参观南江水库大坝,去的时候是步行,回来的路上则是汽车(货车)。汽车在经过湖溪路段的时候,居然是在一条拦水坝的上头开过去。   

  在我的青少年时期的印象当中,南马,这一座最最古老的桥,不但桥面狭窄,桥身高。两边的护栏看上去又是空空的,可以直接看见下面的江水。十分吓人。因此,小时候的我,经常会做这样的一个噩梦。梦见~oI自己“四脚爬”爬在一座大桥的桥面上,双手紧紧地抓住桥面,唯恐从桥的上面摔下去。   

  这座古老的桥,现在依然健在,只是已经成了一座“危桥,”尽管是危桥,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在上面通行。尽管,在大桥的两头,各堵上了一座水泥墩子。禁止汽车通行。但是,自行车、摩托车,行人好像不在此列。   

  大约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南马开始动工兴建第二座桥,这是一座真正的“南马大桥。”新桥就在距离南马老桥下游一百米处。这座大桥最明显的一个特点,就是删除了一些“弯弯绕,”一些最应该变直的地方,变直了。以前,从外地经过这里的汽车,一到了南马供销社的门口不久就得拐弯,现在,则是笔直地通往大桥。大桥的桥面也变宽阔了,虽然还不至于双向四车道,但是,起码两辆汽车可以在大桥上面“互至问候,”然后,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。这座大桥的建设,貌似除了石块以外,还采用了部分钢筋水泥。但是,在大桥的建设过程当中,因为防护工作没有做到位,因此甚至还牺牲了一名在建工人。在桥梁的施工过程中,一天,桥墩的一个木头架子突然坍塌,一名工人当即被埋。事故发生以后,附近很多大人小孩都跑去看热闹。我年轻不晓事,也去看了,这一看,竟成了自己一辈子挥之不去的一个噩梦。   

  这座大桥建成以后,南马,这个古老的集镇,居然拥有了两座可以通汽车的大桥。当地一位业余摄影爱好者,还拍摄了一张“南马二桥”的彩色照片,取名为《双虹卧坡》,发表在《鬃摄影》上。   

  公元1993年,东永一线公路进行拓宽改造。南马开始建设第三座大桥,这座大桥最终被命名为“泉府大桥。”   

  我为什么对93年记得这么牢?我又不是像茅以升那样的著名的桥梁设计专家,我又不是我们东阳公路管理部门的掌门人,我更不是什么公路段的段长。也不是因为雨果有个长篇小说的题目叫《九三年》,于是,把什么东西都记成了93年。之所以会将93年记得这么牢,这是因为,这一年,我正携家带口背井离乡举家外出,在江西省的弋阳县某私人企业谋生。有一回,家乡的一位客货两用车的司机,从义乌小商品市场给我们运来一车货物,他顺便告诉我们说:   

  “石吉头那个地方在造桥了。”   

  我一听,喜出望外:   

  “啊?真的?”   

  尽管,石吉头这个地方造不造桥,与我貌似并没有多大关系,但是,听了这样的喜讯我还是高兴万分。我是一个常常“听评书落泪替古人担忧”的多愁善感之人。更何况,这又是一个从家乡方面传来的喜讯。这个地方与我的老家近在咫尺。据我们村里的先辈言,南马最早最古老的一座大桥,建造之前,在勘察地形的时候,走的就是这条路线,后来,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就拐了一个弯,拐从南马过了。现在,在经过了长长的漂泊多年的耽搁以后,这座大桥终于重新回到了它的源头。   

  这种大桥,其实算得上是南马的第三座大桥,最终却被命名为“泉府大桥。”一头连着泉府,一头连着我的故里——旧屋。一个人的名字取得好与坏,对于一个人的命运,或多或少会有一点影响。别说人了,就连一个村庄的名字取得好与坏,关系都是大大的。要不然,这座大桥为什么不命名为“旧屋大桥?”   

  横店镇有一个“荆浦村,”倘若我的故里名叫“黄浦”的话。这个“泉府大桥”没准就会被命名为“黄浦大桥。”——说句笑话罢了。   

  现在,南马地段最繁华最忙碌的一座大桥,就是这个“泉府大桥,”一桥通往南北,“南江”变通途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高级模式
Color Image Smilie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