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爸爸病理切片——专访蒋佩蓉-早教幼教-沈阳门户网


中国爸爸病理切片——专访蒋佩蓉
今日帖子: 0|帖子总数: 22|版块排名: 46 
  • 分享
  • 收藏
  • 发帖
wlylover 注册会员
发表于 2015-6-18 10:0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640.webp (1).jpg


蒋佩蓉:分享当父母做过的蠢事,一个把妈妈气得离家出走不断被告状的爸爸,对孩子没耐性脾气大的任性爸爸,如何在磕磕碰碰失败中成长?中国爸爸一当爸在家就失了地位,一表达就被否定,老人和妈妈要放手,允许爸爸失败,父亲的权柄被剥夺,省去的时间加倍偿还。


分享嘉宾:蒋佩蓉(曾经的全职妈妈,麻省理工中国总面试官) 主持人:文君

孩子看见了没有面具的爸爸

文君:你的丈夫是怎样一个爸爸?

蒋佩蓉: 其实我们家最大的英雄就是爸爸。他是一个典型的仆人领导。我们家里最卑微的事都是他做的,最脏的事都是他做的。他做了很多服务家人的事。他为了好好教育孩子,学足球、棒球、网球,做孩子的教练。

文君: 足球和棒球是不是他天生喜欢的运动?

蒋佩蓉:也不是。他从来没踢过足球,也从没打过棒球。但这两个运动是团队项目。有很多男孩子的做人道理,能在一个团队体育项目里学到。如何输得起,如何赢得美,如何欣赏队员,如何合作……他不想把这个权力让给一个专业的教练,所以他就让自己成为他们的教练。我很佩服他。

文君: 他是不是一个天生的英雄爸爸?

蒋佩蓉:可以说他是一个天生爱玩的爸爸。 不过,我丈夫当时去学怎样做教练,是为了要对付自己的急性子和耐性的缺乏。我的孩子也在信里写了:爸爸,你绝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。因为爸爸所有的弱点也都摆在我们面前;他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观察到没有面具的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我们的这个领导也有他的缺点,但我看到他很积极地在学习,学会改变自己,因他爱这个家庭。

文君:这是一个新的挑战。家庭的男主人有些根深蒂固的惯性很难挑战。他会认了,我就是这样了。而且有时因为年龄增长,或工作压力大,他反而越来越纵容自己。是什么力量使爸爸说:“我自己性子急,那我就要找一个方法对付我自己”?

蒋佩蓉:因为年轻时他有一个妻子,喜欢跟长辈们告状她的丈夫多么差。这是我学的功课。我当时看到他的这些弱点,很不满,但当我开始学会不批评他,而是肯定、尊重、欣赏他时,他也开始有了动力要改变。

文君:原来爸爸的改变依然是与妈妈有关系的。

蒋佩蓉:对。我当时很会丢他的面子。我去跟各种各样的人告状,他就越对我反感,他就越没有动力想做好。

文君:原来妻子们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是先停止抱怨。

蒋佩蓉:对。我们在青岛做过一次分享。他上台第一句话就说:“妻子们,请你们好好听我这句话,我最痛恨唠叨的女人。”我们常常在想要让他变成更好的时候,变成了唠叨的女人。但如果他真正是我的领导,我能在单位里唠叨领导吗?

男人别放弃当一家之主

文君:佩蓉姐,一个家里为什么一定要让丈夫做领导呢?现在很多妻子很能干,中国也有很多“妻管严”型的丈夫,说这样的家庭好像还挺和谐。干嘛非得把这个“妻管严”给培养成一个船长,整天管我呀?

蒋佩蓉:因上帝创造男女有不同的角色。每个人都有他的性格和特性。为什么偏偏就这样一个不值得成为领导的人,让他成为领导呢?这个设计者是上帝,他的蓝图是一个家庭的一家之主就是男的。

我也看过一个性格非常强的女人,她嫁了一个非常温顺的男人,她在家就是听从她的丈夫,也经营得非常好。我自己的总结,从一个性别的分别来讲,男人比较理性,能不被情绪控制。当孩子需要管教时,他能冷静下来不发泄情绪,而好好地管教。女性很容易因为孩子让自己崩溃了,失去理智,而做一些自己会后悔的事。我们在结婚的早期,是我一天到晚提离婚,因为我会失去控制,然后我就会讲那些我事后会非常后悔的话。

文君: 当时就是发泄情绪,就是怎么痛快怎么说。

蒋佩蓉:对,但我的丈夫从来不会提离婚。所以为什么我比较能信任他的带领,因他比较理性。

文君:有些人认为,虽然我是男的,但我不喜欢做主,家里的事都听老婆就好了。我们干什么非要把人家推上去做头?很多妈妈很强势,也确实聪明能干有智慧。爸爸说,那好,那你去做主吧。

蒋佩蓉:我可以给大家两个问题。要是你很能干,你一切都包办,你的男人什么都听你的,你们很快乐,婚姻很幸福。你从来不会抱怨他这么无能,他怎么不多替你做一些。那我完全支持你这样,我也看过这样的婚姻。但我相信这比较少数,因为我一天到晚听女人在跟我抱怨,她们的男人多么无所作为,她们要包办一切,多么不公平。

文君:不是女人都说,男人有钱就好了么?交上钱,去吧,家里的事都我来管。她们不满足吗?如果丈夫很能赚钱。

蒋佩蓉:这不是我们家庭的价值观。我从一个挺富有的家族出来,钱带来很多伤害,弟兄姐妹中间感情的缺失,还有太多没必要的伤害。我相信大部分进入婚姻的女性,都希望一个能有担当的男性来跟她们分担家庭里的一部分任务,而不是她做一家之主做一切的。

文君:如果我们的择偶标准,没把有担当的配偶放在第一位,恐怕我们可能会盲目地以为他有钱就好了么,有房有车就好了。

蒋佩蓉:这些都太次要了,钱太容易赚了。第二个问题是,有个这么百依百顺、温顺的儿子,是否会存在一些婆媳矛盾。据我对家庭体系的了解,有个这么顺服、听话的老公,肯定会有一个非常能干的婆婆。

文君: 哇,真是。甚至儿子结了婚,但主意还是婆婆拿。

蒋佩蓉:这样一个男孩子,他没有长大。他在找第二个妈妈,能替他包办一辈子的妈妈。为什么有一些女人讲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他,他贡献的只是一个精子。为什么到这种地步?这种妈妈,这种妻子,很可能会生出这样的儿子,以后又会代代重复。

文君:往往这种情况下,家里的男主人是比较麻木的。

蒋佩蓉: 对,他其实已经把所有生命的决定权都放弃给女人了。
文君:我觉得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真的开心,他只是麻木掉了。他没去找那个他本身要的性别的角色感。

让爸爸破茧而出

蒋佩蓉:有一个故事,蝴蝶要从茧里出来,要经过很多痛苦的挣扎才成为一只美丽的蝴蝶。一个百依百顺的男人,应该是一个还没破茧的男孩子,说不定他的潜力是能担当更多,做一个很好的领导。但因他没经过很多的挫折,母亲包办一切,他就很高兴继续留在他的茧里。他找的妻子也是这种类型,继续把他保留在茧里。说不定他做了爷爷时,还是这样的男性,因他一直没有成长的机会。

文君:你丈夫在做爸爸过程中吃过什么苦头?你在这时做了什么?

蒋佩蓉:其实我们分居过。我们不是从来都是这么好的人。我们有破碎过。我们分居时,决定接受婚姻辅导。我们认清了自身的一些缺点慢慢改进。所以,我丈夫也不例外,他也有管不了脾气时,有没耐心时,我绝对不会把他神化成一个完整的人。他也有他的挣扎和缺点。

我们之间的奶粉事件冲突就暴露的很清楚。因为我一直坚持要100%喂母乳给我的孩子,他不甘愿。因为他在想,凭什么你就有这个权利,我也想喂奶。

他觉得他不是得到一个儿子,而是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。因为这是母子世界。有一次他就说你累了,我来抱孩子一下,然后就把我推出门外说你去散步,就把门锁起来。他就去泡奶粉,给孩子喂了一瓶奶粉,我就气得不得了。我在想,怎么可能有这么卑鄙的人做这么卑鄙的事。所以我做更卑鄙的事情,我就离家出走。我们当年还是一对年轻的爸爸妈妈时,真的做了很多很多蠢事。也是这样一路磕磕碰碰过来,我们经过自己的失败,我们成长了,才能成为最好的父母。要是当时我们让老一辈来照顾我们的孩子,我们今天面对孩子的问题还是不知所措。

文君:会更艰难。因为你不是从小在每一个细节上去观察跟他沟通的。

蒋佩蓉:对,我们就不懂我们的孩子,就会去找专家解读我们的孩子。其实自己了解自己的孩子最自然不过,而且孩子有问题,最大的专家就是父母。但要是我们没经过这些磕磕碰碰,自己跌倒失败又得到成长的经验,我们不可能有今天的智慧。

文君:你跟他一起长大,没有捷径。

蒋佩蓉:你想要节省时间走捷径,以后你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弥补,有些事自己是一定要做的。

(摘自《境界》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高级模式
Color Image Smilie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